> 圣手医尊

第1章启程回国

第1章启程回国

  傍晚的金海市拥堵异常,人声鼎沸,这座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都市,每每到这个时候便散发出惊人的活力。

经纬路是金海市有名的夜市一条街,每到晚上这里都爆棚,一条街上都是烧烤店和小龙虾店,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秦逸饶有兴趣的在经纬路上转悠了半圈,最后找了家烧烤店坐了下来,在他身后跟着个五十出头的中年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睛,看上去很有儒生气息。

“怎么样?出国这么多年,再回来是不是发现变化很大?”

中年男人坐下来,先是笑着打趣道,随即不动声色的抽过几张餐巾纸狠狠的擦了擦布满油渍的桌子,半天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

秦逸笑了笑,“你这洁癖的老毛病还没改掉。”

中年男人抽了抽嘴角,似乎很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转过身朝着烧烤店老板招了招手,“老板,先来二十串羊肉串,四个腰子,一条带鱼,四串骨肉相连,一打啤酒。”

中年男人赫然是紫金花女校的校长张远道!

招呼完老板之后,张远道回过头看着秦逸,一双眼睛囧囧有神游走,看的秦逸极其不自在的摸了摸脸颊。

“这么多年不见,你黑了也瘦了,不过却更有精神了。就冲那双眼睛内敛之中不时散发精光,一定在国外干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吧?”张远道笑了笑,给自己倒了杯啤酒,仰头一口喝干,透彻心凉的液体滑入食道让他舒爽的“啊”了一声。

张远道看人眼光准,秦逸早知道的事情,不过即便如此,心中的惊讶也不算少。

“说说吧,你不是故意到我们学校来监视我的吧?要不是今天闹出那事来,我还真不知道你一个兵痞子会来女校当老师!”

秦逸斜了一眼张远道,哼声道:“当兵的为啥就不能当老师?弃武从文知道不!”

“别人行,我相信你也行,但要说没有原因你就来当老师,我老张是不信的。”张远道嘿嘿一笑,一脸我了解的样子。

秦逸歪了歪头,“哪有什么狗屁原因啊!就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回国后急需找个工作,正巧你们学校不是被高三一班搞的头疼吗?我就去应聘了,谁知道还真就是应聘上了。”

“编,继续编。骗的了别人你还骗的了你张哥我?”张远道豪迈的撸起了袖子,那模样和之前在学校里的矜持沉稳大相径庭,或许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张远道才会流露出本性。

伸手指了指秦逸右手腕上的手表,“别人认不得你这块表,我恰巧认识。百达翡丽全球限量版,价格不低于三百万吧?再说了,你要文凭没文凭,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就能进我们学校,后门功夫不错啊。老实说吧,潜伏进我们学校到底有什么不能见人的目的,是瞧上了哪个班的小姑娘还是看上了哪个女老师。事先声明,学校里的女老师你随意,哪怕已婚的,只要你有本事,我都不过问。但是学生不行,搞大了肚子,学生家长要来闹的。”

一番话说的气都不喘,秦逸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老张你的眼睛果然还是那么尖,不逗你了,到你们学校当老师的确另有其事,是去保护个小姑娘,不过你就不用知道是谁了,也别问为什么。”

老谋胜算的张远道一脸果然的表情,点了点头,爽快的道:“OK,这个问题点到为止。下一个问题,你小子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找个媳妇儿解决人生大事?”

突然之间,原本还心情不错的秦逸脸色阴郁了下来,眼神一黯,凝望了一眼右手腕上的手表,沉默片刻后吐出一句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呃,喝酒喝酒。”张远道人精一样,哪会不知道问了不该问的话,立马招呼秦逸喝酒转移话题。

“你不在的时候,你嫂子还经常念叨你,说你在国外不知道过的怎样。这些年你都在国外做什么呢?”

“杀人!”

“嗯,好职业!”

……

秦逸和张远道本是忘年之交,那个时候的秦逸还是个新兵蛋子,刚入伍不久,机缘巧合认识了张远道。一来二去,两个相差了十几岁的男人惺惺相惜,成了挚友。

再后来,秦逸一声不吭的去了国外。

……

夜渐渐深了,经纬街上依旧热火朝天,人声鼎沸,各种吆喝声嬉笑声不绝于耳。

两人喝得微醺,酒足饭饱之后,张远道摸了摸肚子,砸吧砸吧嘴巴,抬头瞅了眼秦逸,满脸淫笑的:“饱暖思淫欲,要不要找个地方做个大保健?”

秦逸摇摇头,打了个酒嗝儿,扔掉手中的竹签,擦了擦手,“没兴趣,还要回去备课。”

“你拉倒吧!好歹一个龙精虎猛的小伙子,做个保健不丢人。”

“我真要备课!”

“扯淡!”

“我是人民教师!”

“人民教师也要做保健!”

“我要教书育人的,很高尚的!”

“呃!”见秦逸当真不去,张远道有些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末了却又贼心不死,“大保健不做,KTV唱唱歌总没问题吧。”

“不去!”

张远道点点头,一脸赞赏的看着秦逸,“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紫荆花的老师,就应该有这种精神风貌,严于律己!”

秦逸鄙夷的看了眼张远道,站起身跺了跺脚,朝着外边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朝着张远道摆了摆手,“老张,给你听听这个。”

说着,秦逸掏出个黑色录音笔,点了按钮。

录音笔里传来了张远道的声音,“饱暖思淫欲,要不要找个地方做个大保健?”

……

刹那间,张远道的脸色就变了,满头黑线,抄起根竹签朝着秦逸就砸了过去,“小兔崽子,敢给我下套!”

秦逸哈哈一笑,伸手敏捷的躲开竹签,“看你表现了,要是惹我不快活,什么时候我就去你家找嫂子谈谈大保健的话题。”

张远道:“……”

走在宽阔的马路上,身边车水马龙,霓虹闪烁,却都和秦逸无关。他一个人静静的走,不知疲倦,偶尔顿足,思索片刻,望着眼前的景象怔怔发呆。

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表,秦逸的脸上多了一层忧伤,眸子之中闪烁着痛苦的泪花,却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滴落。

“洛冰,我回来了。我会帮你好好照顾洛烟的!”秦逸喃喃低语。

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的秦逸慢慢晃悠到了金海市著名的酒吧街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不知道为何,秦逸感觉心中有一股躁动和压力,迫切的想要释放。而澎湃的摇滚和刺激的酒精无疑是排除这些的最好方式。

找了一家看起来档次还不错的酒吧,站在门口便能听见酒吧内传来的巨大摇滚声。

进了大厅,顿时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疯狂摇摆的男男女女脸上写着欲望,不断闪烁的镭射灯迷乱眼球,到处都是叫喊声吵杂声,一切的压力在这里得到释放,所有的伪装和面具被无情的撕扯掉。

这里,只有最原始最本能的冲动。

叫了两瓶酒,秦逸一个人靠在墙角的桌子上静静的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有服务生走过,偷偷咂嘴,这男人喝酒也太猛了,一点软饮也不兑。

音乐声几乎要大到能够刺破耳膜,换来的却是舞台行的男女更加疯狂的摆动和愈加迷离的眼神。

而整个酒吧,唯独秦逸与众不同,他只能听歌,心不动;只喝酒,意不乱。

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踩着差不多十公分的细长红色要跟鞋慢慢的走到了秦逸的身边,浓重的眼影下,一双眸子好奇的打量着秦逸,片刻后慢慢凑到秦逸耳边,大声喊道:“帅哥,一个人喝闷酒可是会喝醉的!”

秦逸抬起有些微醺的双眼扫了一眼妖艳女子,面无表情,不发一言,紧接着继续低头喝酒。

妖艳女子还是第一次遇到男人对她这样的反应,以往出现在酒吧的男人对她哪个不是欣喜的邀请,眼神里满是猥琐。

她坐了下来,在秦逸的对面,也给自己倒了杯酒,尝试着喝了一口,立即被辣的不行。纯正的伏特加,足足有六十度。入口之后清淡爽口,使人感到不甜、不苦、不涩,只有烈焰般的刺激,几乎想要吼出来。

这是男人的酒!

妖艳女子有些不适应的皱了皱眉,末了继续好奇的盯着秦逸。

而秦逸依旧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的喝酒。两人构成了奇怪的组合。

“刚子,药拿出来。”边上一个台子传来了猥琐的声音。

对面男子闻言从口袋里掏了一阵,摸出了几片药丸,嘿嘿直笑,“烈哥,今晚有的爽了啊,那三个小妞看上去都不错,最关键是够嫩。”说完,纹身男子老练的将三片药丸放进了三个杯子当中。

被称作烈哥的男子剃着小板寸,一脸凶相,裸露的肩膀上纹着一个霸道的“杀”字。

“学生妹就这点好,不像那些小姐千人骑万人跨。”烈哥伸手指了指舞台上一个抱着钢管疯狂摇摆的背影,嘚瑟的道:“哥的新马子,身材是不是正的很?不用药今晚都能拿下,这玩意不过是助助兴罢了。”

“那可不是,烈哥的魅力还用多说?嘿嘿,烈哥,另外两个妞您玩好了,能不能给弟兄们尝尝?”说着,纹身男看了一眼另外两个小混混,那两人会意,立即应声。

松松会跳舞说: 新书不易,陪伴更难!超六阅读支持QQ、微博一键登录,登录收藏即可观看最新最快内容!大家可以发表留言、推荐、打赏跟我互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