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嗜血獠牙,我的千年王妃

第一章恋人

第一章恋人

  纤长而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划过一朵雪白的腊梅,冬天残余的白雪从腊梅上刷刷地落下,青丝在绫罗上缓缓滑过,貂裘中一个晶莹剔透女孩的脸在白雪的辉映下,动人,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气息。

“咯吱”铁门被轻轻打开了,清晨,雾气还没有散开,看不清开门的是谁,只是那人长袖被寒风吹起,梳得高高的发髻。少女手中的腊梅,在那一瞬间悄然落下,在空中旋转了很多圈最后融入那一片雪白中。

“王妃……”

在空气中,这声音是这么的空灵,只是少女仍然呆呆地站在原地,少年在向她不断地走近。

……

乌黑的长发散落在白色的枕头上,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落在屋内,窗外一颗高大的梧桐树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摇晃晃,将阳光零零碎碎地洒在夏芷的脸上,夏芷皱着眉头,好像在梦中极力地想看清什么,最后脸上全是冷汗,一下子,夏芷被惊醒了。她慌忙地坐了起来,擦着头上的冷汗,看了看周围才安心下来。

夏芷舒了口气,这已经是很多次做同一个梦了,每次梦的场景都一样,只是自己从来没有看清梦中的人物到底是谁。

夏芷看了看手机,全身瘫软又倒下继续睡去了。

当夏芷起床的时候,母亲已经离开了,桌上还放着母亲留下早已冷却的早餐,夏芷理了理长发,拿起衣架上的挎包,随便喝了几口桌上的牛奶,匆忙走向门口,她知道此时已经迟到了,开门时夏芷看了看贴满各种传单报纸的门,沉默了一会儿,打开门离开了。

时间的灰尘轻落,梧桐唰唰作响,几缕阳光射入房间,门背后报纸中的几排小字被红笔画出:距离2010年9月5日已经有1周了,南海海难失踪的11名地质研究专家仍然没有任何消息,据成都地质研究局,2010年9月5日晚11点夏彬元教授率领优秀的10名地质研究组成员在我国南海研究海洋特异地质现象,却不料遇到风暴与陆地失去联系,在本次遇难的研究员中同时也包括获得地质研究创新科学奖的年轻科学家凌白墨,广州、海南等地区已经全力出动搜寻队伍……

而报纸旁边是夏芷母亲留下的字条:小夏,我去局里看看有没有你爸爸的消息,早饭在桌上记得吃,上学不要迟到了。

当夏芷到教室的时候,教授已经在讲台上开始上课了,夏芷向里面望了望本想转身离开却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小夏,这有一个位置,你快来……”夏芷无法拒绝陈安佑热情的招呼,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陈安佑是成都市地质局局长的儿子,而他的姐姐是这个学校无人不知的陈安朵,天生小姐脾气,以前夏芷父亲总是这样评价她的,是被成都盆地水润惯坏了的大小姐。而陈安佑这个小不点和陈安朵是双胞胎,性格和姐姐完全不像。

“安佑,以后不准再叫我‘小夏’了”夏芷将课本从包里拿出,看着安佑花痴的表情,夏芷从小就知道陈安佑这个小白痴对她十分痴情,“记着,我比你大,要叫姐姐!”夏芷看了看旁边的空位问道:“魏落呢?”

陈安佑任然痴痴地说:“厕所。”

夏芷摇摇头,开始翻开书本,此时教授正在津津有味地讲着几千年前孟知祥在成都称帝建立蜀国的历史事件,夏芷看着旁边空空的位置以及课本上画着的奇怪符咒,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微笑,轻轻地念叨着‘厕所’两个字。

此时的男厕所紧闭,里面不断传来肆无忌惮的笑声,其中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特别的刺耳,进来上厕所的男生很多次都以为自己走错了厕所。

黑色的短发紧贴耳颊,耳垂上戴着几个大大的名族耳环,画着浓厚的烟熏妆,一身嘻哈的服装,嘴里还叼着一只正在燃着的香烟。

“等等……”魏落看着手里的牌,伸出她的小脑袋想去看看对面那两个男孩的牌,两个男的赶紧把牌藏起来,魏落眯着眼睛看着那两个十分猥琐的男生后说道:“你们两个没有出老千吧!”两个男孩摇着头,小心地看着魏落,魏落得意地笑了笑,出了一对二大声地叫到:“我只有一张牌了,你们接吗?”正当魏落准备将最后一张牌扔下的时候,对面一个矮个子男生小心地放下手里的最后两张牌,是一对王,魏落的烟从嘴里落下,眼里全是愤怒地看着对面两个笑得就像老鼠一般的小子,魏落将牌慢慢放下,两个男生见状抱在了一起,眼里全是恐惧与恳求。

这时,对面的女厕所洗手的女生们只听见男厕所传来两个男生撕心裂肺的喊叫,还有魏落母狮子般的声音:“两个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手里明明只有两张王了,还敢和老娘耗着,看我笑话是吧!简单的斗地主都不会……找抽吧!”

魏落喘着气,拿着皮包,从男厕所出来,看着那些惊呆了的男生,吼道:“看什么看,老娘就喜欢男厕所了,怎么样!”男生们都低下头干自己的事,只有魏落带着满头的怒火离开了。几乎整个大学都知道魏落这个母老虎,同时也是赌鬼,没人敢和她玩牌,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魏落输不起。

正当魏落气冲冲地走向教室的时候,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小落落,去上课啊,进男厕所都不叫上我啊!”魏落小心地转过头来,脸上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气焰,转过身来说道:“龙哥啊!忘了,你看我一个女人,记性总是没有你们男人的好。”魏落说着慢慢地向后退,陈龙是学校的大哥大,魏落和陈龙打牌,欠了一屁股的债,几乎满学校的追着要。

“小落落,你总是这样伤哥哥的心,什么时候还钱,要给哥哥一个信,不能总这样和哥哥玩藏猫猫啊……”魏落看着陈龙不注意一溜烟向前跑了,陈龙气急败坏,这个小妮子是好久没有调教了,只得跟着追了。

无暇说: 新书不易,陪伴更难!超六阅读支持QQ、微博一键登录,登录收藏即可观看最新最快内容!大家可以发表留言、推荐、打赏跟我互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