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嗜血獠牙,我的千年王妃

第四章我有伞

第四章我有伞

  





  夏芷为男孩指了正确的方向,为了尽量避免一直看着他的尴尬,夏芷几乎是低着头,男孩很高,微笑地看着夏芷,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转过身来说道:“我们好像那里见过。”







  夏芷抬头,看着男孩净白的脸,摇摇头,虽然有种熟悉感,确实这个男孩,她没有见过。







  男孩走近,指着自己的胸膛,微笑着看着夏芷,夏芷只有低着头,一股红晕在夏芷的脸颊上慢慢散开。







  男孩玩笑地说道:“还记得吗?我才进校的时候,你和另外一个短发的女孩,你一头撞在了我的胸口上,”男孩捂着胸口,“你的头没事吧。”







  夏芷看着男孩纯净的脸,终于想起了车祸那天自己确实撞上了一个人,没想到是他。夏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旦靠近这个男孩,自己总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感觉,感觉自己的灵魂被他吸走了,像一根僵硬的柱子一样呆呆地站着。这时男孩看了看天气,将一把伞递给了夏芷。







  “好像要下雨了。”说着男孩便离开了。







  夏芷站在原地看着手中的伞,心里本来想说什么的,只有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男孩走远,才默默地看着手里和包里的伞说道。







  “我有伞。”







  夏芷撑着黑色的雨伞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理充满了疑惑,雨水顺着黑色雨伞的边缘落下,一滴一滴落入这个城市经过时间洗刷过的水泥地,融入这个城市新旧交换的热潮中。夏芷踩着雨水加快脚步向家的方向走去,消失在毛毛细雨中。







  夏芷刚到小区门口时,红蓝交替的闪光以及周围显眼的警戒线让夏芷忽然紧张起来,这几天来的疑惑已经让夏芷对身边的任何异常都十分小心。直到夏芷看到站在门口瑟瑟发抖的母亲时心里终于平静了许多。







  雨渐渐小了一些,夏芷到达门口,将黑色的雨伞小心地收了起来,将手温柔地搭在母亲的肩膀上,母亲颤抖一下转过头来,脸上紧张的表情逐渐放松下来,拉着夏芷的手说道:“小夏,你终于回来了,今天还好吗?”







  夏芷微笑地看着母亲说道:“很好,”夏芷看着邻居家挤满了人,还有来来往往的警察和医生,“妈,发生了什么?”母亲神色开始严肃起来,看起来十分伤心地说道:“隔壁萧晓云今天下午被发现死在了浴室中,太可怜了,毕竟是看她长大的,初中还是你的同学呢,怎么这就……”母亲哽咽了,夏芷拉着母亲的手说道:“妈,不要太伤心,……这里好冷,你不要着凉了,我们进去吧!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再去想这些东西了。”母亲点点头,拉着夏芷走了进去,夏芷一回头就看见萧晓云的父母痛苦模样,记忆好像又回到了父亲失踪那天,萧晓云父母的心情和当时她们母子的心情又有什么不同呢?







  简单的别墅中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到处都是腐烂的味道,法医、警察各自在腐臭味最严重的浴室中工作着。这时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进,将工作牌给门口的警察看了之后在屋子周围看了看,又看了看浴室中死者,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向青年男子:“罗章,你过来。”男子看了看老像满脸埋怨:“工作时你要叫我罗长官。”老张无奈地说着:“罗长官,可以了吧!”罗章玩笑地将手搭在老张的肩膀上,轮廓分明的脸上,皱着眉头问道:“这味道!老张你很享受吧!”老张将死者的头偏向一方,指着已经发白的两个小口,罗章的脸上玩笑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







  “患者死亡时间超过两天了吧?”







  老张说道:“死者叫萧晓云,空姐,五天前其父母出国旅行,今天是送快递的工人发现的,邻居都说一直不知道她在家过,最重要的是女孩身体内的血液全部丢失,所以没有出现尸斑以及尸体腐烂的时间变长了。”







  罗章看着散发腐臭味的尸体,安静的脸上好像已经有了答案。







  浴室中一阵安静,老张坚定的眼神好像在告诉罗章是下定决心的时候了。







  “老张,你觉得他们真的回来了?”







  “罗长官,已经第三起了!”老张脸上的毅然已经比任何语言都要肯定了。







  罗章站起身来,用手扇了扇,捏着鼻子,玩笑的表情又回到了脸上,转过头来对老张说道:“嗯嗯,这里的味道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也只有你才能坚持了,我受不了了,我出去了。”罗章走出房间,撇了一眼那对悲伤的父母,面庞那股玩味的表情也慢慢放下,坚毅像一团火焰在他的眼睛里燃烧!







  夏芷回到房间,看着窗外红蓝的警示灯印在窗边,她躺在床上,心里一股不安涌入心头,似乎每一件事都发生在她周围,毫无预兆。萧晓云,这个曾经的初中同学,前几天还看见她和出国旅行的父母告别,现在就真的永远说再见了。当你看见一个人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就像父亲离开的时候,阳光印在在他的脸上,明亮,充满活力,却不知道那将是最后的道别,有时人生就是这样,在你还没有好好的做一次道别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了机会。







  夜晚,还有雨后尘土的味道,清新,自然。







  冷风将夏芷房间的窗帘吹起,窗外银白色的光良将窗帘印得雪白。睡梦中的夏芷被着窗外的冷风吹醒,这时,窗边黑暗的阴影中一个人的身影让夏芷睁开了眼睛,冷风一吹,窗帘飞了起来,窗外银白色的光良照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夏芷没有看清,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朦胧的光影让夏芷不敢去分辨那是人还是什么。







  忽然,窗外的冷风变得更加的猛烈了,将窗帘高高地吹起,光良一下子就照亮了那团黑影,一个男人的轮廓在黑暗中格外分明,乌黑的眉毛下是一对坚毅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被窗外的银白色亮光照的格外分明,那人睁开眼睛呆呆地望着夏芷,夏芷忽然一惊,那不是今天下午的男孩,那熟悉的眉宇,一股恐惧顿时充满了夏芷的整个胸腔,夏芷抓紧了床单,不安像决堤的洪流冲破了夏芷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





无暇说: 新书不易,陪伴更难!超六阅读支持QQ、微博一键登录,登录收藏即可观看最新最快内容!大家可以发表留言、推荐、打赏跟我互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