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嗜血獠牙,我的千年王妃

第五章凌大哥

第五章凌大哥

  





  夏芷忽然突然从睡梦中坐了起来,焦急和恐惧的她慌忙地看向窗外,这时只有冷风吹动窗帘的声音,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了,夏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继续抓起被子将头埋了进去。







  清晨的天空灰蒙蒙的,夏芷手中握着拿把黑色的雨伞,昨晚奇怪的梦让夏芷心里有几丝焦虑,可能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精神过于紧张了。夏芷坐在走廊的长凳上希望遇见昨天的男孩,将伞还给他。







  夏芷等了很久,还是没有看见男孩的踪影,站起身来,看见远处陈安朵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地走着,公主卷长长的栗色头发随着陈安朵的步伐,在肩上不安地抖动着,进过夏芷时,陈安朵头也没回高傲地继续向前走着,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在整个走廊里格外的响亮。直到夏芷的叫声,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安朵”







  陈安朵没有转身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夏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住她,心里憋了很久终于挤出几个字:“安朵……谢谢你在车祸的时候来看我。”夏芷很期待,她希望自己的主动能够化解她和安朵这几天来的尴尬。







  陈安朵没有说话,站在原地很久之后慢慢转过身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正当夏芷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走廊里响起了陈安朵低沉的声音:“从我们旅游回来那天开始,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地讨厌你。”







  走廊里又是一阵的安静。







  “我一直将凌大哥不能回来的事归咎于你,因为我总觉得如果当时夏伯伯没有推荐凌大哥和他们一起去南海的话,也许明年我们就订婚了!”







  夏芷心里变得十分地难过,说道:“爸爸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知道现在你失去父亲的伤痛不亚于我失去未婚夫的痛楚,我觉得我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和你有关,每次见到你,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感觉我讨厌你,甚至恨你。”虽然这些话听起来十分刺耳,但是对这安朵,夏芷怎么也恨不起来。







  只是静静地说道:“你将所有的不幸都归咎在我的头上,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出事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你和落落会像以前一样陪在我的身边,聊天到深夜,就什么也不怕了。”







  “对不起,夏芷,我真的没办法再回到以前了,当哪天我心里的结解开了,也许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至少看到你我心中没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感觉。”







  说完安朵头也没回地向前走了。夏芷此时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最近太多的伤感让她已经不能再去区分那些伤痛了,安朵、魏落和夏芷从小一起长大,几乎是最好的朋友,魏落像个男孩子经常保护她们,而安朵就是一个公主,夏芷总是喜欢将长长的黑发挽起静静地坐着,看着安朵和魏落不停地斗嘴,时不时还被她们拉扯着,摇晃着,那时的时光是多么的美好啊。一切都从父亲出事那天开始,记得那天所有家属都守在地质局门口等通知,夏芷将头靠近安朵,希望安朵能够帮助她支撑一下,可是夏芷发现安朵几乎在颤抖,安朵失控地推开夏芷,眼睛里全是泪水,哽咽地说道:“夏芷,你离我远点,如果当时不是你父亲一直推荐白墨去,他现在也不会出事,都怪你。”一旁的魏落扶起夏芷,一巴掌呼在了安朵的脸上。







  “落落!”夏芷惊讶地看着魏落,魏落也有点不知所措,魏落说道:“陈安朵,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过错,如果当时夏伯伯知道会发什么事,所有人都不会去了,现在伤心的不止你一个人,夏伯伯也是音信全无,你把夏芷当成出气筒,是不是太小姐脾气了。”







  陈安朵捂着脸,眼泪不停地留下来,哽咽地说道:“魏落,你永远帮着夏芷,从小就是这样,我是小姐脾气,从小娇生惯养是吧!夏芷你不要在哪里装可怜,魏落你就是个疯子,你们都是一群疯子。”安朵几乎是嘶吼着,夏芷和魏落都愣住了,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居然让好姐妹之间积存了很久的矛盾彻底爆发了!







  “你们从小都在忍耐我是吧?好,你们以后都不用在忍耐了,以后我陈安朵是陈安朵,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夏芷已经忘记了当时她和魏落后来发生了什么,安朵气愤地离开后,魏落和夏芷一直安静地坐着,直到所有人都离开时,夏芷脑袋里几乎一片空白,好像整个灵魂都抽离了。







  夏芷回到教室,旁边安佑知道夏芷心里难过,本想说些开心的事逗夏芷开心,没想到自己什么也想不出来,只是静静地看着夏芷,安佑从小就喜欢夏芷,夏芷比安佑大,但安佑一直都叫她全名,从未叫过姐姐,小时候,夏芷一家和安佑一家吃饭的时候,问安佑长大了要娶一个什么样的新娘,安佑指着夏芷说:“夏芷就是我的新娘.”那时只是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安佑,你可以不要一直盯着我看,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了。”无奈的夏芷将头偏向一边,以躲开安佑的目光。







  “小夏呀!能这样一直看着你真好!”夏芷简直不能再容忍了说道:“你再这样,我走咯!”看着夏芷要离开,安佑赶紧拉住了她说道:“好啦!你坐,不要冲动,我不说了。”安佑在嘴边做了一个拉链关闭的动作。







  夏芷做了下来,翻来历史书本,本以为可以安静地看书了,旁边的安佑又开始说话了。







  “咦!那人怎么走回来?”







  “谁啊?你可以安静一下……吗?”夏芷顺着安佑的眼神的方向看去,是昨天的那个男孩。当看到安佑和夏芷的时候,男孩挥挥手打了个招呼,安佑嘟着嘴头偏向一边说道:“还能有谁!就是昨天把你魂勾去的那个人。”夏芷用手狠狠地拍在了安佑的头上。夏芷看着那个男孩心里很紧张,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梦,夏芷看着这个男孩心里十分尴尬!男孩走近,看着安佑和夏芷高兴地说道:“太好了,又遇见你们了,我能坐这里吗?好像没位子了!你们还可以给我介绍一下学校。”





无暇说: 新书不易,陪伴更难!超六阅读支持QQ、微博一键登录,登录收藏即可观看最新最快内容!大家可以发表留言、推荐、打赏跟我互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