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嗜血獠牙,我的千年王妃

第十六章老张遇害

第十六章老张遇害

  





  黑暗中老张将望远镜轻轻地放在地上,从腰间拔出手枪,向刚才异常的声响的地方轻声走去,高高的写字楼中只有昏黄的灯光,周围垃圾腐败的味道参杂着酒精和呕吐物的味道,老张身后时不时闪过快速行驶过的车辆,这时黑影再一次在老张身后快速闪过,这时漆黑的垃圾堆旁边一个声响引起了老张的注意。







  老张小心翼翼地靠近,拿出一个手电,走进发现是一只觅食的老鼠在一盒已经发出酸臭味的盒饭周围。







  老张将手电关闭,转过身来黑暗中雨水打湿了老张的头发,天空一道闪电过后,一张如鬼魅般的脸庞出现在老张的面前。







  老张拿着枪向那个苍白的脸庞射击,只是一道闪电和手枪的声音混合,如恶魔邪恶的笑脸在雨水中慢慢浮现。







  这时只有子弹撞击墙壁的声音,周围雨水被微风吹动。







  “张奎,好久不见,你已经老成这样了,啧啧。”







  老张转身,费昂娜娇艳的脸庞在闪电中格外的苍白,老张似乎能感觉到她张开血盆大口,獠牙沾满鲜血的样子。







  “费昂娜!”







  在惊恐中老张从腰间拿出一道符咒,抛向天空,昏黄的火焰中燃烧出青色的光芒。







  “定——”







  只是此时费昂娜对于燃烧的符咒只是微微一笑,眼睛中全是鄙夷。火光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老张惊讶地看着符咒对于费昂娜没有任何作用。







  “亲爱的,你在使用的时候我建议那检查一下你的符咒。”老张赶紧将包里的符咒取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你在这里蹲了这么久,所以我为你的符咒奉献点鲜血,我想它们应该是渴了。”正当老张想扣动扳机的时候,费昂娜棕色的眸子被鲜血的红充斥,老张似着了魔一般手指变得不听使唤了。夜色中费昂娜的声音如鬼魅一般:“站在不要动。”老张如一尊雕像般,心里充满了恐惧与仇恨。







  “你们走了,为什么又回来,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唉,十多年都过去了,你们为什么还是盯着我们不放呢?”







  “哼,什么是我们盯着你们不放,这么多起案件,难道和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当年根本就是嗜血的恶魔,现在也是一样。”







  费昂娜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什么‘嗜血的恶魔’你们才是,当年如果不是你们苦苦相逼,一切都不会发生。”费昂娜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老张:“如果我们是嗜血的恶魔,那么你们就是侵蚀灵魂的恶魔,在你们心里根本没有善恶之分吧,在你们眼里除了人这世界的一切都是恶魔吧!”







  “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那我问你,江子卫不是你们一步步将他推向邪恶的边缘的吗?”







  “哼,是他咎由自取,明知那是恶还义无反顾,当他背弃人类的时候就已经是魔了。”







  费昂娜闭着眼睛,对于眼前这个老顽固,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天空苍白的闪电闪过,费昂娜如风一般拂过老张的身旁。这时老张的身体变得松软下来,鲜血从嘴角慢慢流了下来。







  费昂娜手中一颗心脏进行着它最后一次的搏动,鲜血顺着她雪白的手臂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滴答滴答,时间里费昂娜嘴角露出一抹不带任何感情的微笑。







  “我实在想看看你们这些代表着正义的心脏,……”老张在昏暗的灯光中倒地,“原来也是一样的,散发的都是虚假的腐臭味。”白色的闪电中费昂娜伸出舌头舔舐手臂上的鲜血,鲜血的红唇露出沾满鲜血的獠牙。







  天空一道闪电,紧接着是一声轰隆的雷鸣,大雨倾盆,鲜血顺着雨水慢慢地流开,费昂娜看了看对面莫易的车缓缓离开,高跟鞋踩着雨水的声音在空荡的小巷中格外地刺耳。







  天空的雨水越下越大,夏芷擦拭着打湿的头发,阳台那边望去,曾经进过的幽暗小巷中红蓝灯管闪烁,周围都是警戒线还有警车和救护车,雨水将窗前的一片梧桐轻轻拍落,只剩下枯枝被雨水冲刷,这深秋的寒冽似乎只有只倾盆大雨才能真正体现。







  罗章打着伞,将尸袋拉上,和老张做最后的道别,几年来,老张一直都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回头小张早已泣不成声,同事们擦拭着眼泪努力控制着内心的悲伤,拉着小张希望这雨水有着神奇的魔法能够将痛苦和悲伤冲刷干净。







  罗章看着昏暗的天空,雨伞在黑暗中落地,小巷中雨水的声音如一曲交响乐,奏响这黑夜的悲歌。罗章深邃的眼眸中除了悲痛更多的是一种愤怒在燃烧。







  第二天清晨,被大雨洗刷过的城市散发着泥土的味道,深绿色的爬山虎在阳台上悄悄地伸出它冷绿色的枝叶,魏落家里被窗帘遮挡,不透一丝光良。







  “天地五行,阴阳汇变”魏落的爷爷魏江洺抓起桌上的一把糯米丢进古老的高脚杯,“幻”符咒在空中燃烧,灰烬如白雪般坠入酒杯中。一股幽绿色的火焰在酒杯中跳跃,魏江洺拿起酒杯走向灯光昏暗的角落。







  角落里魏落脸色苍白,如一尊雕塑般,妖艳的轮廓即使在这昏暗的光线中仍然清晰,她紧闭着双眼,平静得如死亡一般,整个身体被捆绑在椅子上,当魏江洺走进,她如被召唤一般睁开鲜血充溢的眼睛,露出獠牙,鬼魅般的微笑,魏落就像一只恶犬扑向魏江洺。只是身体被绳子捆绑不得动弹。







  魏江洺将酒杯中透亮的液体使劲灌入魏落的口中,紧接着拉伸魏落的肩膀,从肩膀一直到手心,将一颗燃烧着幽绿色火焰的糯米按如手心的定惊穴。







  “阴阳汇集”魏江洺用力将糯米的清力注入魏落的经脉当中,希望借助力量祛除魏落身体里面的邪气。可是魏落却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疼痛从心底开始蔓延一直到达眉棱骨,接着整个身体如被烧灼一般揪心地疼痛,似乎没有像魏江洺想的那样。







  魏落在魔邪的驱使下推开魏江洺,用尽力气将绑在身体上的绳子给撑破,双眼中鲜血般的眼眸瞬间被愤怒充斥着,嘴角邪恶的微笑冲向魏江洺,年过半百的魏江洺无法抵挡魏落的力量,魏落张开饥渴的嘴唇,露出皎洁的獠牙。







  就在魏落即将咬住魏江洺脖子的时候,魏江洺抓起桌上的桃木,魏落的牙齿正好落在坚硬的桃木上,一个闪躲魏江洺拿出身上的一道符咒:“定”符咒在空中燃烧,魏落被控制在原地,魏江洺知道符咒的作用不会很久,用沾满自身血液的绳子将魏落捆绑回了椅子,这时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无暇说: 新书不易,陪伴更难!超六阅读支持QQ、微博一键登录,登录收藏即可观看最新最快内容!大家可以发表留言、推荐、打赏跟我互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