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嗜血獠牙,我的千年王妃

第二十六章吸血鬼吸食人案

第二十六章吸血鬼吸食人案

  





  当费昂娜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几点了,周围是漆黑的砖砌的地下室,地下室下面是下水道,时不时发出阵阵恶臭,还有老鼠出来觅食的呿呿声,地牢里只有一盏昏黄的老式灯泡发出昏暗的光良,而此时费昂娜手脚都被粘有驱魔者鲜血的铁链拴在墙角,一滴滴鲜血不断从费昂娜的身上流淌出来,她知道他们是故意将她的血放出,想削弱她的力量。







  而周围都是糯米粉,只要费昂娜随便乱动一下,身上就会发出揪心的疼痛。费昂娜身体里面的桃木子弹还在不断地刺激着她,像蛆在腐蚀着烂肉一般使劲地侵蚀着她。







  魏江洺和罗章看了看手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地下室里仍然没有问出莫易的下落,如果还不抓紧时间,他们害怕莫易就这么逃了,他们可不想让这些嗜血的恶魔就这样轻易地逃脱。







  “你还是不肯说吗?近一个月来成都市发生了十多起吸血鬼吸食人血的案子,难道不和你有关?”







  费昂娜笑道:“笑话,我费昂娜做事从来都是敢作敢当,如果是我做的,不用你说我也会承认,但是我告诉你,除了老张是我亲手解决的,其他的你们就再调查调查,没准还有更大的惊喜也不一定。”







  “不是你,那是你的同伴吧!”







  费昂娜说道:“你是说他,哈哈,那个痴情种子,你把一个人交给他,他也不会看一眼的,他的口味比较特别,他喜欢冰柜加工风味的,医院的血是他的爱好。”







  罗章看了看魏江洺,感觉从费昂娜那里应该问不出什么来了,将铁链使劲拉了一下。







  “小朋友,你是和我有多大的仇啊。”费昂娜满嘴是血,痛苦地说道。







  “哼哼,我,你该认识吧。”







  魏江洺从门口走进,将一杯开水放在审讯桌上。







  “哦,你是……让我想想,我这一生得罪的人太多,我要认真思考一下……。”







  魏江洺笑了一下说道:“哈哈,费昂娜,你真是记性不好啊,看来不是我老了,而是你老了呀,我可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你呀,当年你让我家破人亡,这笔帐我们应该好好算算。”







  费昂娜眯着眼认真地看了看魏江洺,苦笑道:“原来是驱魔三侠魏江洺呀,还记得当年你可是那三个人中最老的,哈哈没想到还活着呢!”







  这时罗章将一颗桃木子弹打进了费昂娜的腿部,费昂娜痛苦着倒下,罗章的脸因为愤怒变得狰狞说道:“这颗子弹是替老张打的。”







  “哦,……为了老张呀,哈哈……你知道吗?他也是我的老朋友呀。”







  魏江洺冷笑道:“你以为你和他的仇就只有这么点?”







  又一颗子弹打进费昂娜的腹部,费昂娜张开她的的嘴唇,獠牙粘着鲜血,愤怒地望着罗章:“要么你就打死我。”







  “打死你,没这么便宜。这一颗是为了我的母亲。”







  “小朋友,你说话需要说清楚一点,你母亲是谁?说清楚点好吗?”







  罗章愤怒地说道:“江喻疏你还记得吧,那就是我的母亲,要不是因为你,我的父亲罗明会错手伤害我的母亲,害得我连我的母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罗章将另外一颗子弹射进费昂娜的腿部说道:“这一颗是为了我的父亲。”







  听到这些的时候,费昂娜发出憎恶的声音,使劲地挣扎着说道:“哈哈,没想到罗明还有个儿子,你们现在将所有的过错都丢给我,而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想过没有,当年那些事如果不是你们这些老顽童执意阻拦,还会有那些破事发生吗?”







  “你不要颠倒是非,当年要不是你帮助江子卫和那只妖物,他会被判师门,乱杀无辜?他本来会有光明的前途,却因为妖物的蛊惑而放弃,而你这个女人为了欲望居然让罗明也陷进去了,已经有家室的男人为了你抛妻弃子,你和江子卫那个畜生尽然联起手来将师傅杀了,放出了那些恶魔,杀光了月影酒吧的所有人,连孩子都没有放过,害得罗明错手伤害了自己的妻子,江喻疏在医院因为难产而死,你们会遭报应的。”







  魏江洺满脸都是愤怒,看到这个女人就像想起当年的那些事情,全是怒火。







  “哈哈”费昂娜苦笑着,“我笑你们这些自以为代表着正义的人类,你们一味地说着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哈哈,我看你们真自卑,你们的师傅根本就不是我们杀的,当初我和江子卫去找你们师傅欧阳道士只是希望他帮我们,没想到我们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你不要狡辩了,你们这些恶魔。”







  费昂娜苦笑:“哈哈,是啊,我本来就看那个老道士不顺眼,他不死,我都会帮他上路的。哈哈……魏江洺你应该是更加恨我的吧,你的儿媳妇儿还好吗?”







  魏江洺愤怒地望着费昂娜说道:“走吧,她现在不说没关系,那个吸血鬼还是会回来的,不要为了这个疯女人而浪费时间,回家休息吧。”







  说着魏江洺和罗章带着满腔愤怒向门口走去。







  背后是费昂娜嘲讽的声音:“哈哈,当年你儿子对我穷追不舍,那场大火应该会让你永生难忘吧。”







  地下室里又变得安静了,费昂娜痛苦地将身上的子弹从已经腐烂的肉里面抠出来,流着脓血的伤口开始慢慢地愈合,但是痛苦从每一根神经末梢开始蔓延到费昂娜的大脑,那种钻心的疼痛让费昂娜痛苦地躺在地上,慢慢闭上了眼睛,心中无数的伤痛就像无数个蚂蚁在身上的每一道伤口上爬行,想挠却痛得无法忍受。







  罗章和魏江洺走出地下室,这是一个坐落于郊外的警局,地下室就位于警局的下面,虽然表面上这个警局看上去和正常的警察局没有区别,但是里面的工作人员有一半是替人类工作的,而另外一半是和邪恶力量打交道的。







  办公室里,魏江洺理着各种资料沉默不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罗章知道魏江洺是在为费昂娜提到了他的伤心事而难过。





无暇说: 新书不易,陪伴更难!超六阅读支持QQ、微博一键登录,登录收藏即可观看最新最快内容!大家可以发表留言、推荐、打赏跟我互动哦!